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乡---

我童年的美好回忆Pleasant Memory of My Childhoo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家的故事——第二章:我 的 旧 居my old house  

2011-08-07 07:21:35|  分类: 听大姐讲故事 Th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011年08月06日 - 老乡 - 老乡

华工西一区10号是我家1963年至1968年的旧居,现已拆除,此位置新建了院士楼。我们在那里长大,那段日子充满快乐与幸福。多少美好的回忆陪伴我们。我们家最好的保姆叫沈婆,是随我们从城里来的。当时家里有我们四姐妹、奶奶、嫁嫁,保姆、爸爸、妈妈。在大房间沈婆带小毛和章华睡,章华和沈婆睡一个被子,小毛从另一个被子里伸出手来要沈婆拉着。小妹与奶奶睡在大房另一个床。我睡一个小铁床,嫁嫁睡在小房间里。爸爸和妈妈睡在另一个房间里。每天中午老师都要求午睡,并由家长监督要签字的。我中午根本不想睡觉啊!无奈只好躺在小床上熬时间!真是精力过剩。小毛从小就霸强,章华出生后,小毛已经2岁了,但是不肯让出摇窝来,仍然赖在摇窝里睡。这样章华就只好睡在大脚盆里了。用一块石头顶在脚盆底下摇动。

 

小毛喜欢赖地。稍不如意,就倒在地下打滚,将衣服故意在地上擦, 向大人示威。开始,有人去管她,她更来劲了。我还记得她穿件红毛衣在地上打滚的样子。

     那时候,厨房的门口经常坐着邻居刘烈昭的嫁嫁和我的奶奶在那里扯家常。我们的厨房柜子底下用板子钉有鸡舍鸭舍。喂了2只鸡和2只鸭,鸭子天天到青年园湖里去吃鱼虾。晚不归舍。每天旁晚我与沈婆一起手持竹杆到湖边将鸭子赶回家。鸭子是放养的,产蛋数量多,腌出来的都是沙黄蛋。

逢周末,舅舅带上女儿来玩。也有伯伯带上一家四口来玩,大家非常快乐!旧居是一栋小的楼房。住四户人家,每家都有四五个孩子,平常在一起疯疯打打,周末更是搅成一锅粥!孩子们在一起永远是快乐的。

我们也有自治的时候,在一起排节目,每逢节假日就演出,就在我们家的客厅里,将我们家的大桌子搬到外面去,小板凳大板凳一溜顺排起来。清理出一个空地作为舞台。然后发请帖,请每家的大人来观看。有报幕员报幕,还像模像样的演一台戏。记得我表演的是歌舞:八月桂花遍地开、小妹与亚亚出演小品:拾金不昧、刘烈昭和郭松杨跳舞、小毛与大华、章华穿着小兜兜跳表演舞蹈。几家人欢聚一堂很是热闹。四家人有东西也拿出来大家分享。我家泡的酸辣萝卜是大家的最爱。谁家买了毛豆,大家都抢着剥毛豆。有时发现一只毛毛虫,大家一阵惊叫!

我们有玩不尽的游戏和耗不尽的精力!跳橡皮筋、跳房子、抓沙包、摸瞎子、工兵抓强盗等。我的胆很小,记得有一次当强盗,一直躲着不敢出来。我们爱爬山,爬树。在树上建立自己的领地,坐在树枝上休息或讲故事。将各家喂的鸡围起来养。炎热的夏天,我们在家很吵人。大人便把我们赶到外面树林去玩。每天我们就去青年园里的大水池玩,水池几乎干了,中间有几条横的水泥横道,这横道也只有20公分宽。我们就在上面走来走去的玩。里面有些水。有次小毛的丁字拖鞋掉进水池,我们想法用长树枝将它勾起来。大片的树林,天热的草地是我们尽情嬉戏的乐园。

我们也有劳动的时候,一起出去捡枯树枝来作为家里生火炉的柴火。我们住房边有些空地,是我们劳动的场所,我们将地挖出来,捡出石头,瓦片,用树枝围好,种了一些蔬菜,天天浇水,看它发芽,生长。有向日葵、西红柿,辣椒,茄子,丝瓜,玉米等,丝瓜藤上树我们就爬上去摘。小孩在一起玩,打打闹闹在所难免。记得有一次,小妹与亚亚扭打在一起。更有甚者,一次大华竟用小耙子抓伤小毛的脸,差点伤及眼睛。吓得我妈将小毛带去医院打破伤风预防针,

每周末,我与朱小纯一起去新寒宫去买油条、面窝等作早点,平时就是到第二教工食堂买馒头、发糕等作早点。

家里虽然有三位老人,但是奶奶及嫁嫁年纪很大,不能做什么事情。我们小时候也担负一些事情,我经常与沈婆一起去菜场买菜。因为那时候供应很紧张,要排肉队,又要排菜队,排豆制品的队。我要负责排一种队。我记得经常是排了半天队,开始卖菜时一阵混乱,我力气小常被别人从队伍中挤出来。真泄气呀!所以我必须紧紧贴在别人身后,生怕被挤出来。那时能买到菜就不错了,还讲什么新鲜啊!经常是这一批菜卖完了,再等下一批到菜了接着卖。真是折腾人哪!那是票证满天飞的年代。大到缝纫机,小到针线和火柴。无一例外。我们完全是票证的奴隶!听说什么东西到货了,就赶去排队。

我们家的孩子多, 都是女孩,布票很紧张。新老大,旧老二,缝缝补补是老三,破破烂烂是老四的事情总是在我家上演。最后老四虽然不穿破的,但是衣服经常接一截再穿。我印象中章华总穿着红灯芯绒的外衣,蓝灯芯绒裤子都是接了一段的。我们家自己做衣服。布是减票的—我和朱晓纯星期天到百货的后院排队买的,多是3寸票一尺的布。我记得有一种很稀的白布,做了很多衬衣,全家人手一件。有一种灰布用来做裤子。开始都是用手缝的,针脚要求很齐,我最初的手工针线活就是从这时开始训练的。后来通过朱晓纯的父亲的关系买了缝纫机,在家里大做衣服。从单衣到棉衣。从内衣到春装。用妈妈的列宁服给我改春装。我也用旧的棉袜的纱线折出来为妹妹们织袜子。记得我当时很痴迷,有一天居然完成一只长筒袜子。

我们的旧居真是一个乐园,爸爸在房门架子上用绳子和板凳为我们做了秋千。我们兴高采烈的争相抢座!同屋的孩子也跑来排队玩耍。

我 的 旧 居 - 老乡 - 老乡:

 我们有张折叠的小黄桌子,有配套的四把椅子,椅子上写有自己的名字,这是爸爸为我们四姐妹买的。小时候,我们经常坐在小桌边看书,玩棋。有一次我们用小折叠桌子的架子放在地上,将桌面平放在上面。有人在上面跳跃。结果桌面裂为两块。怕爸爸发现责骂,我们赶紧把它拼起 来。

每个冬天的早晨,我们睡在床上,沈婆早起生好火炉,做好早点,屋子里暖暖的。每逢节假日,我们不用上学就在床上讲故事,我编了很多故事讲给妹妹们听。其中有个穷人和富人的故事,天天都有续集,每天编一段故事哄他们。就这样我们幸福快乐的成长起来!

那时候,朱晓纯经常背着小弟弟到我家来玩,我也背着章华,为了玩起来方便,我们经常是将他们扛在肩上,这样可以无忧虑的到处奔跑!小学的每周六都是小队活动,我们总是爬瑜家山玩。

有次我将章华带去了。她刚会走路,我们那能等她慢慢走,都抢着背她上山。路上她尿湿了内裤,我将她的湿裤子脱下来,让她穿空棉裤。还将湿裤子挂在树枝上吹干。

2011年08月06日 - 老乡 - 老乡

 

    童年是美好的,快乐的,又是短暂的。我们多么想回到童年, 重过无忧无虑的日子!假如有时空隧道,让时光到流,我愿第一个去体验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